首页 使馆机构 中阿关系 领事服务 经贸合作 走进阿尔及利亚 菜园子 相关链接  
首页 > 菜园子
“五·一”驾车自助游

——驻阿尔及利亚使馆青年外交官欧洲游记
2006/05/20

 

    大使寄语

      “五·一”期间,我馆部分青年外交官组织到邻近欧洲国家进行了一次自驾车旅行。从地中海南岸的阿尔及尔出发,乘渡海客轮抵达法国马赛,然后驱车途径法国里昂、科马、斯特拉斯堡、德国黑森林、特里尔、康斯坦兹湖、斯图加特、卢森堡、瑞士洛桑、日内瓦等地,陆上行程达3500多公里。谨向读者推荐他们返阿后写就的四篇游记。每篇文章以细腻笔触所描述的所见所闻所想,不乏工作之余的心情放松,还有暂时摆脱驻在国封闭环境后的焕然释怀,既有进入新奇大陆后的视野开阔,对奇妙景色的陶醉,更有对深远历史的久思,以及对人生历程的感悟... ...

         是以,作为使馆网站“菜园子”栏目的开篇。

王旺生

2006年5月18日

题记

  日落之土——欧罗巴洲,是许多中国人的神游之地。朱自清的莱茵河,凄美动人;徐志摩的康桥,如烟似梦;戴望舒的巴黎书摊,情趣盎然。然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散文诗歌里的欧洲纵然婀娜,那也只是水中月镜中花,不若亲身一游体验得实在。于是,我们便趁今年“五·一”长假自驾车到法国、德国、卢森堡和瑞士游历了一番,算是了却了一桩多年的心愿。

一、梦幻马赛

——冯学伟

  马赛是第一站,从阿尔及尔乘渡海客轮北行不过20小时即可到达。但我们那天是逆风而行,加之月末浪大,游轮被海风吹偏航向,飘到了西班牙,不得不沿着地中海北岸由西往东多航行了6个多小时,抵达马赛时,已是下午。游轮快进马赛港的时候,我们来到甲板上眺望海岸。此时,清爽的凉风吹走了乘船的晕眩,晴朗天空下的阳光把海岸的树木、建筑、海水映照得格外明丽。远方还有一个小岛,隐约能看见上面有座城堡。船员告诉大家,那就是伊夫堡。大仲马的小说《基度山恩仇记》的主人公基度山伯爵即被陷害关押于此,受尽折磨和委屈后在此惊险逃生并成功复仇。

图一:伊夫堡

  就在我还沉醉于基度山的如烟往事之时,游轮已进港。随即,我们便为矗立在对面山顶之上的贾尔德圣母院所震撼了,海漂的劳累也就为欢悦和新奇所驱散。那是一座具有罗马拜占庭式风格的庞大白色建筑,60米高的钟楼上耸立着金光灿灿的圣母像,在夕阳的照耀下,与蓝天、白云、大海相映成辉,蔚为壮观。据当地人讲,二战时期,德军在马赛对抗英美联军时,曾在圣母院墙壁上留下累累弹痕。但无奈行程匆匆,关于贾尔德圣母院的历史点滴,只能留着以后再去细细咂摸了。

  

图二:马赛港口

        马赛港是地中海最大的港口之一。了解法国的人肯定知道马赛,因为法国国歌“马赛曲”正是以马赛义勇军命名的。喜欢电影的人对马赛也应该不陌生,因为吕克·贝松的著名的《极速的士》三部曲正是在马赛拍摄的。而对那些能对法国球星如数家珍的人来说,马赛也应被记住,因为万众敬仰的足球之王齐内丁•齐达内就出生在这里。齐达内是阿尔及利亚移民的后裔,为法国队夺得1998年世界杯和2000年欧锦赛冠军立下了汗马功劳,曾多次当选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先生”,因此喜爱足球的阿尔及利亚人都把他奉为民族骄傲的代表。其实,不光齐达内,在马赛每四个人中即有一人具有北非血统,其中大多为阿尔及利亚人和突尼斯人。北非移民开的宾馆、餐馆、小店也遍布马赛的各街区。我们在马赛入住的就是一家离码头不远的阿尔及利亚人开的家庭旅店。进门之后,跟主人家“杀了马来供”(您好,阿拉伯语)地一阵神侃,宾主皆大欢喜。在欧风西雨的法国还能享受到阿国人的热情,实在是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清晨,渔民和鱼贩的叫卖声在码头响起,唤醒了沉睡的马赛城。我们也整理好行装准备向里昂进军。此时,整个马赛城被清澈的阳光照耀,流露着春天的亮丽与清新。驱车在沿海高速公路上行使,看见沿途的田野与天空,不禁想起了安格拉德在马赛拍摄的那部著名影片《巴黎野玫瑰》(37°2 Le Matin)。影片里的马赛和眼前的马赛毫无二致:天一样地蓝,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田野在同样是金黄色的柔软光线里闪闪发亮,田野里还有小房子。影片是在1986年拍摄的,曾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金像奖提名,但因大胆的情爱表现而引起相当争议。读大学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找到了这部片子。如今,看到马赛的天空,影片的故事随即回现,当年一同观看影片的朋友的影子也挥之不去。不禁要问:朋友,你还好吗?当年一起为影片主人公的命运吁息哀叹的时候,哪会想到若干年后会各奔东西,只剩一人神游梦地。而至于我以后能在何时再游马赛,那时候又会趁何景、相伴谁,更是只能靠冥冥中自有的安排了。有人说人生就是一次旅行。其实不然,旅行的路线尽在自我掌握之中,一站过后总能知道下一站,而人生呢,可能一辈子总呆在一个地方,也可能一直在飘泊且总无法知道下一站的落脚。

  二、斯堡一日

——李骏

  五月一日,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了“欧洲的心脏”——莱茵河畔的斯特拉斯堡。一大清早,我们就踏上自行车开始了心中期盼已久的斯堡一日。由于恰逢节日,车辆行人极少,告别了平日里的喧嚣与繁杂,静谧而又安详的古城别有一番风味。

 

 

 图三:斯堡大学图书馆

 图四:斯堡市政厅

        斯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2年,当时罗马人在莱茵河畔建造了一座军事堡垒“路之城”,它就是如今斯堡的前身。斯堡是古老的,两千年历史的沉淀洒落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历时四百年兴建的高142米的大教堂、传扬着德法两国故事的小法兰西、除巴黎外全法国唯一的国家歌剧院……这些无一不见证着古城过去的辉煌与荣耀;斯堡又是现代的,全欧洲最摩登的城市轻轨、雄伟的欧洲议会大厦、欧洲委员会前飘扬的几十个国家绚丽的国旗……这些又无一不在昭示着这座城市甚或整个欧罗巴的未来。其实,斯堡的真正迷人之处还不只如此。我们穿行在散发着中世纪气息的石子路上,处处感觉到的是本应泾渭分明的德法两种民族文化的融合。我们在国家歌剧院前的广场见到了一尊塑像,一个老妈妈怀里搂着两个负伤的儿子,他们一个为法国而战另一个却为德国流血。这是过去斯堡的真实写照。两千年的岁月里,斯堡在法德之间数度易手,惨烈的战争给人们的心头带来了挥之不去的伤痕,却也使法兰西文化与德意志文化难得的融合在一起。看着城市里随处可见的用德法两种语言书写的指路牌,我仿佛听到了当年查理曼大帝的两个孙子路易和查理正在这里用条顿语与罗曼语分别起誓,正是这两种语言后来发展成为了德语与法语,也正是这两个人的王国后来演变成了今天的德国与法国。

        今天,斯堡已经不必再为过去的对抗担忧,欧洲委员会等一系列机构的存在本身就是法德两家摒弃前嫌面向未来的结果。如今,曾经向对方开火的枪炮已经成了城市里的装饰,这里的人们可以随时随地在莱茵河两岸穿行,反倒是我们这些外乡人觉得有些不自在,要知道,跨过这条河,法德两个民族整整用了两千年,而我们这一天也不折不扣是跨越了两千年的一天。

三、情迷黑森林

——李琼

  黑森林是德国西南部著名的风景区之一,他南北长160公里,东西宽20-60公里。我们这次的线路是穿过连接德国和法国的卡尔小城,驶上33号公路,走旅游线,进入黑森林,直奔康斯坦茨湖。

  汽车行驶在狭长的公路上,有着“德国仙踪之路”的黑森林果然名不虚传,真可谓移步换景,令人目不暇接,惊啧连连。墨绿色的针叶林随着山势连绵起伏,无人放牧的绵羊和马驹在半山腰懒洋洋地踱步,清澈见底的河水蜿蜒曲折,时隐时现,阳光下宛如一条银链,偶尔从小木桥下窜过,叮咚作响,才显出活泼本性,桥边别致的小水车,慢慢悠悠卷起细小的水花,情趣盎然,果树虽还吐着新绿,鲜花却已挂满枝头,绒球一般可爱,稀稀落落的木制尖顶小农舍五颜六色,风格各异,点缀在绿色的海洋,海洋里盛开着大片大片的蒲公英,便道上人们或滑旱冰或骑自行车,怡然自得,旅游列车载着一两个乘客呼啸而过,宛如进入童话世界。

图五:黑森林小村庄

  繁华小镇座落在山谷宽阔处,德国式斜屋顶小洋楼依山而建,层层叠叠,木架结构清晰可见,在柔美的风景中却并不显得突兀,反而更加接近自然。奔驰、宝马车行的旗帜在路边飘扬,感觉像精品店的摆设,一点也不显得嚣张。哥特式教堂耸立在小镇中央,为温柔的小镇增添了一丝阳刚之气,显得庄严肃穆。咖啡馆随处可见,客人零零散散地落座,呷着咖啡寻找着自己的风景。

  汽车缓缓前行,山路越发狭窄,黑压压的森林使山道显得更加宁静,山涧里不知源头的溪水反而跑得更加欢快。伐木厂座落在溪水上游,堆放着整整齐齐的木条,却见不着伐木工人。偶尔路边搭积木似的建座木屋,一边屋顶几乎斜搭到地面,山路一转,却发现是座很精致的别墅,窗台上吊着鲜花,彩色小风车迎着风呼呼直转,门口蹲着一只一米多高的木雕松鼠,栅栏里一畦菜地,盛开着各色郁金香,宛如进入童话世界。时而还可见外墙挂满布谷鸟钟的小店,这些精雕细作的木钟,滴滴达达自顾自地摆动,与店主人一道,在山间空守着寂寞,等待着远到的客人。“布咕布咕”的报时声,在山谷间回荡,真能以假乱真。

图六:黑森林小别墅

  我们流连忘返,感受自驾车游的自由,在黑林山间穿引,寻找隐藏在山野深处的美丽,以至于审美疲劳,黑森林竟取代了今天主要目的地——康斯坦茨湖在我们心中的地位。为了欣赏美景,也因为自驾车寻路的原因,我们四度经过黑森林,每次走的路线都不一样,每次都不敢多眨一次眼,惟恐错过每一步的惊喜。憧憬着有朝一日能在此租一别墅,漫步在王子与公主的童话世界。

四、马克思故居

——谢飞

  到欧洲的第五天,我们今天的主要目的地是卢森堡。和前几天一样依然是我开车,还好这次路不远,在高速路上开了2个多小时就看到蓝色的欧盟界牌-卢森堡大公国。驱车进入市区,也和前几次一样,一旦下了高速就失去了方向,没有明显的路牌,没有明确的目的,我们只能沿着centre ville的路标开,沿途欣赏些风土人情,然后再把这些风土装进相机,人情填入心里……也许这就是自驾游的风味吧,然而作为驾驶者的我来说,最好还是“欣赏”路况信息,否则就有可能亲身体验欧洲的医疗水平了。

图七:卢森堡

  卢森堡的市中心本是异常好找,但兴许就是太过好找,太过平常,我们反而视而不见,以至于围绕中心转了3圈竟没发觉,无奈只好再让小冯下来问路,答案显而易见……不会吧?这就是堂堂卢森堡大公国的中心吗?怎么不见辉煌的宫殿、雄伟的古堡、典雅的民居呢?反而尽是像现在看到的一样,到处是专卖店、车行、快餐店、银行?而且还时有大型筑路机器的轰鸣声伴着呛鼻咽眼的沥青味一波一波向我们袭来!这么平平无奇的一座城市为何成为国人的欧洲旅游必选之地呢?强烈上当的感觉使我们震撼……不平……失落,最后归于平静,也只有归于平静。算了罢了,来都来了,不跳下车来,照几张相片,似乎不符合国人的旅游习惯。Ok、选景、摆pose、说“茄子”、按快门,换地、重复,几轮下来,发现卢森堡还是很美的嘛,大峡谷、大教堂、老皇宫……虽和大吊车、起重机为伍,但总算该有的都有,而且照出来居然和当地出售的明信片一样吸引眼球,当然一定要从相机里看喔。摄影留念这种“例行公事”办完之后,我们调头便走了,走得那样地义无返顾……卢森堡,地球上至少有四个人再不会抱着旅游的目的来拜访你了。

  原计划用一整天游历这个姓卢的堡,现在大把的剩余时间如何安排?四人小议后决定前往离卢最近的德国城市-特里尔。那里是马克思爷爷的老家,我们准备去那里寻找今天的剩余价值……

  路上,风景依然如画,但除了我,其他人依然闭着眼小憩,都怪前天去了“黑森林”,大家对美景的要求都变得异常苛刻了。心中无景,时间便过得很慢,但车子开得很快,迎着太阳奔跑,影子被我甩在身后,仿佛是要追赶逝去的光阴,其实是因为德国的高速没有上限(呵呵,开快车还是很爽的)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进入了特里尔界,为不重蹈“骑驴找驴”的覆辙,一进来小冯就找人问路:“where is Karl Marx’s house?”-“follow me”一个骑山地车的酷小伙痛快的回答,并在前面给我们引路。开车尾随,这小子骑的真快!5分钟不到我们已是在一条步行街前了。“parking here and Marx is over there!”两个感觉:德国人英语言简意赅;马克思家乡人很雷锋。

  锁好车门,我们快步的走向马克思家,很快就看见了Marx字样的牌子—一座两层的白色建筑,比想象的大不少、新不少,但我们还是很高兴,毕竟快看到前辈的婴儿床了!小冯第一个朝大门走去,正要礼貌的敲门,这座白色的大木门突然径自打开了,无声无息地打开了……这么先进地技术搭配如此平庸甚至略显陈旧的建筑,让我浑身上下的寒毛都立正起来向它们敬了一礼。相信小冯和我有一样的“敬意”因为他定在门前足有三秒钟。探进头去,里面很暗、很静、很深,没有灰尘、没有飞虫、没有人、也没有声音。太安静了,让我的寒毛不由得又敬了一礼,难道进了这座门真的就要见到马克思爷爷啦?!在里面遇见一位德国绅士,一问才知这里是马克思哲学研究所,而故居还要再往前走。为冒昧而惭愧,也再次感受了德国人的彬彬有礼,同时亲身体验到德国式的高新技术――未见得新颖时尚却处处以人为本。

  继续前行,不久就看到了真正的马克思故居,不过比这更先映入眼帘的还是熟悉的中国餐馆的牌子,看来真的是走到哪里都有同胞兄弟,让人倍感亲切!而且路过的很多店面都用中文写着“欢迎”字样,路上也和国内一样有人发传单,猜是小广告,本不想要,我们没人看得懂德文嘛,可是看发传单的老妇人样子诚恳,还一个劲儿的说“你好”,决定收下好好研究。拿在手里一看,竟是正楷中文!内容呢?原来是让我们信耶稣的,怪不得发单的老人那么慈祥,心想:“要真是做买卖的,那我一定照顾您生意,传教嘛……马爷爷快您一步喔”。

图八:马克思故居前门

  回来说故居,三层小楼,看起来有年头,门口挂着牌子,墙上还雕着马克思的头像,很好认。本想深入进去看看,到前厅发现要票,还是中文明码标价,而且只有中文标价,同时还写着:“尊敬的游客请不要随地……”等等的告示牌。难道马先生故居被中国人承包了?探头一看,柜台里还真是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主儿。怪了,为什么只有中文标价?别国的人都免费吗?这不是杀熟儿嘛,不行这钱不能出,这与马老人家的共产主义思想严重相悖啊。我们四个经过10秒钟短会决议后,决定不进屋,门口拍照,留影走人,前方不远就是步行商业街嘛,钱要花在刀刃上!

  话说钱在刀刃上这么一过,血就哗哗地喷涌出来了……欧洲的商品到真是齐全,不过动辄几十欧元叫价,我们几个小青年可消费不起,于是十欧元左右的商品就成了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这不,有女同志带队,淘起超值货品来就是有经验、有把握、有收获,不一会儿我们所有人手上就都多了几个购物带。不过这十几欧、十几欧的一累加也有上百欧啊,换成人民币也要上千喽,由着女同志的性子来可不得了!这条漫漫的商业街走了不到十分之一,绵延曲折一眼望不到头,可我们的欧元配额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钱包很快就要清澈见底了……见好就收,打道回府。

  今天的收获不小,花费不小,躺在床上,算算日子,数数票子,没超预算,看来我们的明天会更好!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