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机构 中阿关系 领事服务 经贸合作 走进阿尔及利亚 菜园子 相关链接  
首页 > 菜园子
高山牧羊人

阿尔及利亚卡比利地区牧民生活纪实
2006/07/25

作者:冯学伟

  精神矍铄的达·莫哈迈德(Da Mohamed)大叔是个牧羊人,今年56多岁了,他生活在阿尔及利亚北部靠近地中海南岸的祖赫祖拉(Djurdjura)山顶。那里常年都有茵茵的绿草和呤叮的泉水,空气整日飘散着鲜花的芬芳,漫山遍野覆盖着迎风招展的雪松。

  莫哈迈德在祖赫祖拉山顶牧场里统领的牛群有138头之多。这个高山牧羊人每年都会到牧场呆上半年:从4月到10月,只有采购生活必需品的时候才下山到附近的集市上去。也就是说,达·莫哈迈德在一年中只有一半时间是跟亲人生活,另一半则是与动物相伴。这种古老的放牧传统至今仍在祖赫祖拉山区盛行。

  放牧生活是静谧的。每天早上,当天还蒙蒙亮的时候,达·莫哈迈德就起床了,第一项工作便是去清点牛群的数目,看看有没有牛在夜里受伤或者丢失。早上7点左右,牛群开始陆续下山到山半腰的那三口饮水槽里去喝水。据说这几个水槽还是法国殖民者留下的遗产。早上10点多,当吃饱喝足后,牛群便开始休息,下午晚些时候再去吃草,直到晚上9点左右才披星戴月返回山顶过夜。这个时候,达·莫哈迈德又会去清点牛的数目。有时候会有别家的牛混进来,达·莫哈迈德定会细心照看,直到主人前来寻找。有陌生人路过牧场,达·莫哈迈德也会盛情款待,献上咖啡、古斯古斯(Couscous)米饭、烙饼和草茶。善良、好客,这是祖赫祖拉山区的传统。

  达·莫哈迈德还喜欢写诗,在那皱巴巴的笔记本上写满了天真快乐的诗句。也是,在如此美妙的自然环境里,一个人想不成为诗人都难。达·莫哈迈德经常会朗诵他自己写就的诗歌,但听众只有那只陪伴他的忠实的牧羊犬迈克。有时候,豺狼、野猪、坐山雕之类的动物也会光顾达·莫哈迈德的寒舍,但它们从来都没有攻击过他,而他也从来没有害怕过它们。

  达·莫哈迈德当牧羊人已经20多年了。今年夏天,他让29岁的儿子卡利姆来到山上帮忙。在达·莫哈迈德给我们煮咖啡的时候,卡利姆就拿着望远镜监视着山顶上那些在雪松下漫步的山牛。一只牛都不能丢的,因为每只牛值10万第纳尔(折合人民币1万元),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牛的主人以每只牛每月800第纳尔的价格委托达·莫哈迈德来替他们放牧。这个价格对牛主人来说是合算的,因为一只牛如果呆在牛圈里每个月吃掉的饲料花销远比800第纳尔要多。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需要像达·莫哈迈德这样的牧羊人提供的服务。所以,放牧职业还是很有赚头的。而且这个职业不受年龄限制,从弱冠少年到耄耋老者,都可以在高山牧场上做羊群或牛群的头领。阿里今年19岁了,但他当牧羊人已有5个年头。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阿里就辍学成了牧民:冬天牧羊,夏天牧牛。他所在的村子里共有80头牛,有5个职业放牧人负责照养。放牧人每月从牛主人那里按照每头牛1000第纳尔的价格领取工资。

  祖赫祖拉山区的每个村子都有属于自己的牧场,牧场间有严格的界限。有的村子之间还因为争夺牧场而发生过械斗。但除此之外,牧羊人的生活都是平和而安详的。看看他们在雪松下吃午饭的场景吧,那里有筋道的烙饼、可口的橄榄、水灵的洋葱和新鲜的奶酪,还有香喷喷的橄榄油。当牧羊人吃饭的时候,羊羔们也会静静地蹲在草地上进行反刍。偶尔也会有母羊因为奶水太多而咩咩着跑过来蹭着要求挤奶。和这些动物在一起的时光是甜美、幸福的,这时候你才会真正感觉到你属于自然,你是自然的孩子。这些整日在大自然里过着简单生活的牧羊人,脸上总是挂满了淳朴的笑容。他们住在石块和木头垒成的小房子里,晚上用蜡烛或干脆靠星星来照明。狗是不可或缺的,因为要靠它们来吓走那些总是觊觎羊群的豺狼。不用担心有人会来偷盗,但有时候会有一两头牲口走丢了,那么牧羊人就只得漫山遍野去寻找了。

  每年的5月中旬是组织“斗牛节”和“神枪节”的日子。“斗牛节”当日,全村老少都会来到一个用石头做围栏的大斗牛场,观看众多公牛的争斗场面。最后胜出的公牛将被授予年度“牛王”的称号,他将在接下去的一年里承担统领全村牛群的重任,而它的主人也将此作为自己的一项无上荣耀。在“斗牛节”之后,“神枪节”也会接着举行,那是男子们显示男人气概的时刻,他们用猎枪朝着扔起的石块射击,谁命中率最高,谁就是当年的“神枪手”。

  达·莫哈迈德大叔的儿子卡利姆就是今年的“神枪手”。他其实是个面包师,不过他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职业。他说:“我还是愿意跟牲口们一起在大自然里生活,那样永远不会生病。”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望着远处的群山,神情充满了遐想。

  是啊,高山、雪松,清泉、流水,蓝天、白云,还有那善良的牧羊人,如此自然,如此美景,谁人不向往,谁人不留恋呢。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