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机构 中阿关系 领事服务 经贸合作 走进阿尔及利亚 菜园子 相关链接  
首页 > 菜园子
在驻阿尔及利亚使馆这几年

作者:冯学伟
2007/01/30

 

在一个地方呆时间长了,总有一些事,永远难以忘记,总有一些人,永远记在心里。

2003年大学一毕业,即被分配到驻阿尔及利亚使馆工作,迄已近三年。学生时代的打打闹闹仿佛就在眼前,而实际上,自己却早已在自觉不自觉中完成了许多改变:从懵懵懂懂的大学生到初出茅庐的外交官,从优哉游哉的单身贵族到责任在肩的为人之夫,从满街乱窜的单车骑手到横冲直撞的驾车一族,等等,这些都与两个人的名字密不可分,那就是即将离开阿尔及利亚的王旺生大使及夫人赵春青老师。

 

图一:给王大使做法文翻译

图二:陪同王大使拜会阿总统

 

在国内,多听同事、朋友说起驻外使领馆工作、生活的复杂。因此,刚到使馆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像是林黛玉初进贾府,一句话不敢多说,一步路不敢多走,生怕犯什么错误。王大使素以严厉著称。经常看到主任、参赞们犯错时,遭受他批评的严肃场景。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大使对年轻人竟是格外和蔼,对我们的错误总是那么包容。

 

在使馆办公室担任礼宾官的头一个月,似乎是大使在做我的“礼宾官”,他手把手教我如何处理照会,如何写好请柬,如何排宴请座次。有时候写错字了,弄错客人名字了,或者忘记某项活动安排了,自己在心里懊恼得咬牙切齿,而大使却是和颜悦色地安慰我,一个劲儿地说:“没事,没事。”后来,为了使年轻外交官得到全面锻炼,王大使又将我从办公室调到研究室工作。这时候,又是他,一字一句地教我如何写好调研文章,认真细致地向我传授办案的经验。

 

图三:我和赵老师

图四:中秋赏月

 

王大使常说,年轻人就像刚发芽的苗子,歪的时候,只能小心扶,不能用力推,否则就断了。这几年,王大使对我工作、生活呵护有加,使我既感激又惶恐,感激的是他的宽容与鼓励,惶恐的是生怕辜负了他的期望。正是带着这种感激与惶恐的心情,我很快适应了使馆的工作和生活,自信地迈出了外交生涯的第一步。

20065月,我们几个年轻人完成了一项“壮举”,那就是驱车3500多公里,用时1个多星期,进行了一次跨越地中海、遍历法国、德国、卢森堡、瑞士的“欧洲自驾车游”。而王大使正是我们这次旅行的“总指挥”。我们知道,批准此项活动,作为领导,他承担了政治上的风险责任;作为长辈,王大使和赵老师经受了感情上的担惊受怕。在欧洲的每天晚上,他们都要跟我们取得联系,确认安全无事后方才入睡。在安全返回阿尔及尔的那天中午,游船刚驶入阿尔及尔港,我们就接到了王大使的电话。得知我们一切平安,他在电话里兴奋地声音都在颤抖。回到使馆,我们受到了“凯旋英雄”般的接待。

有时候常跟王大使开玩笑说,即使哪天我得失忆症了,“王旺生”这个名字也不会从我的生活中消失,而且会在我的家庭里传好几代。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是我结婚的证婚人、结婚证书的签字人。200610月,我在使馆办理了结婚手续。赵春青老师亲自为我布置新房,并策划了一场简单而又隆重的婚礼。在婚礼的当天晚上,王大使当场挥毫签发了结婚证。那情那景,一生难忘。

 

图五:婚礼 敬酒

图六:婚礼 合影

 

如果说使馆就是一个大家庭,那么馆长夫妇就是这个大家庭成员特别是我们年轻人的父母。王旺生大使和赵春青老师就要离开阿尔及利亚了,寥寥千字,实在难表对他们的谢意与惜别。感谢他们俩这几年给了我们父母般的照顾,并从心底里祝福他们永远幸福安康。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