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使信息 使馆机构 中阿关系 领事服务 经贸合作 走进阿尔及利亚 菜园子 相关链接  
首页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17年1月16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7/01/16

  

  问:据报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15日出席菲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启动仪式并发表讲话称,菲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期间,将继续坚定支持东盟珍视的理念和价值观,为实现共同目标而努力。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中国政府始终将东盟作为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坚定支持东盟共同体建设,支持东盟在区域合作中的中心地位,支持东盟在国际地区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

  今年是东盟成立50周年和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年。中方愿与东盟方进一步加强对话沟通,办好旅游合作年,打造人文合作新支柱,深化各领域互利合作,为中国—东盟合作注入新动力。

  在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下,当前南海局势趋于稳定。中方愿与东盟国家一道,继续聚焦发展与合作,妥善处理分歧,共同致力于维护中国—东盟关系大局,促进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

  中方愿支持菲方当好东盟轮值主席国,推动东盟共同体建设和中国—东盟关系再上新台阶。

  问:昨天蔡英文结束了对中美洲的“访问”,期间两次“过境”美国。但她没有见特朗普过渡团队的任何成员,也未与美政府成员有正式接触,尽管她确实见了个别政客并参访了推特总部。中方对奥巴马政府以及特朗普过渡团队成员没有会见蔡英文是否感到满意?

  答:关于台湾地区领导人在美国所谓“过境”问题,中方已多次表明立场。我们一贯反对美方或其他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安排这种“过境”。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也是坚定的。

  问:第一个问题,据土耳其媒体报道,土耳其当局逮捕了两名维吾尔族中国公民,因为他们涉嫌参与元旦前夜在伊斯坦布尔发生的夜总会爆炸事件,你能否证实或提供细节?他们是不是“东组织成员对他们捕有何评论?第二个问题,中方会派什么级别的代表团参加特朗普的就职典礼,代表团的规格会不会由于他近一系列关于中国的言论,包括挑战一个中国原则的言论而作出调整或改变?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据我们了解,相关案件目前还在调查当中。中方将继续密切关注有关调查进展。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以“东伊运”为代表的“东突”恐怖势力对各国的安全稳定造成了严重威胁,不仅威胁中国,而且也威胁到地区其他国家。中方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愿同国际社会加强协调合作,共同防范和应对恐怖主义威胁,维护各国以及世界的和平与安全。

  关于第二个问题,据我所知,美方一般不邀请其他国家派官方代表团赴美出席美国总统的就职仪式。

  问:特朗普上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称,一个中国政策可以谈判。中方是否就此事向特朗普过渡团队提出了交涉?

  答:我的同事陆慷已在周六就此作出了回应,阐明了中方在这个问题上的明确和坚定立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事实,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是不可谈判的。我们敦促美国有关方面认清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恪守美国两党历届政府作出的承诺,即奉行一个中国政策、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妥善处理台湾问题,以免影响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和两国重要领域的合作。

  追问:我们看到了上周末外交部的声明。但中方是否直接向特朗普团队提出了交涉?去年11月特当选以来,包括崔天凯大使在内的中国政府官员是否与他的团队人员见过面?

  答:首先,一个中国原则是中国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其他国家发展关系的前提和政治基础。中方的这一立场,全世界都很清楚。我们也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向美方准确无误、坚定地传递了这样的信息。至于中方同特朗普当选总统团队的接触情况,之前我们也说过,中方与美国现政府以及特朗普当选总统团队保持着沟通。

  问:特朗普的幕僚普里巴斯昨天说,美方目前没有改变一个中国政策的计划,但如果中国在贸易和南海问题上不合作,可能会重新讨论一个中国政策。这与一个多月的前的情况是如出一辙的特朗普受访时先说不排除会改变一个中国政策,接着是幕僚作出澄清中方是否认为美方政策上的不确定性影响中美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

  答:关于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中方的立场已经非常清楚。任何人都应该明白,世界上有些东西是不能作交易或者买卖的。一个中国原则是中国与世界任何国家发展关系的前提和政治基础。无论是谁或出于什么目的,如果试图破坏一个中国原则,或者幻想将此作为交易筹码,必将遭到中国政府和人民以及国际社会的坚决反对,最后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问: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菲律宾、澳大利亚和印尼,所到之处都主动提到南海问题,甚至有报道说,安倍首相主动提出向菲律宾提供导弹,但被菲总统杜特尔特拒绝。中方对此作何回应?

  答:我注意到有关报道和你提到的情况。我们也注意到杜特尔特总统就任以来,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相互平等、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同其他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中方对此表示赞赏。

  的确,正如大家看到的,在中国和有关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势正趋稳向好,已经重回谈判协商解决的正轨。而日方领导人仍在不遗余力、处心积虑地挑拨离间,渲染所谓地区紧张,日方这种做法居心叵测,心态极不健康。

  问:德国驻华使馆今天表示,希望中方以习主席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为契机,表明对自由开放市场的支持和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反对。习主席此次是否将谈及贸易保护主义问题?是否将向国际社会保证中国不会搞贸易保护主义?

  答:李保东副部长上周已经详细介绍了习近平主席将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出席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并访问瑞士国际组织的相关情况。

  当前世界经济正处于新旧增长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国际贸易投资低迷,保护主义抬头,多边贸易体制受到冲击,经济全球化进程面临一些疑问。习主席与会就是要针对当前国际社会对经济全球化问题的关切,阐述中方有关的主张和看法,推动各方客观认识和看待经济全球化,积极地引导经济全球化进程向着更加包容普惠的方向发展。习主席还会结合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热点的关注,阐述中国改革开放成就和发展经验,增进各方对中国经济客观深入的了解和认识。让我们一起期待习主席在达沃斯即将发出的积极信号。

  问:第一个问题,即将结束任期的奥巴马政府称中国独家阻挡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称中国为唯一的变数,中方对此有何回应?第二个问题,法国外长日前呼吁国际社会对“穆罕默德军”等极端组织采取果断行动。去年中国阻挡了印方在1267委员会的列名申请。中方对法外长表态有何回应?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在“非《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缔约国”加入核供应国集团问题上,中方已多次阐明立场,我不再重复。需要指出的是,核供应国集团的成员资格不是什么临别私相授受的礼物。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不喜欢“阻挡”这个说法。之前我们已经表明了中方的立场。这个问题需要安理会1267委员会以确凿的证据为依据,根据安理会有关决议和1267委员会的议事规则,在安理会成员达成共识的基础上来作出决策。中方曾提出技术性搁置,目的是给委员会审议以及有关方面进一步协商留出更多时间。

  追问:如果印度再次向1267委员会提出申请,中方将持何立场?中方是否会采取新的举措来解决这个问题?

  答:我刚刚说了,中方曾提出技术性搁置,目的是给委员会审议和有关方面进一步协商留出更多时间,遗憾的是目前各方没有就此达成共识。我们愿意继续根据安理会决议要求和委员会议事规则同有关各方继续保持沟通。

  问:据巴基斯坦媒体昨天报道,中国向巴基斯坦捐赠了两艘军舰,引发了印方关切。请问中方有何考虑?

  答:据了解,你提到的报道中的说法并不准确,中方没有“捐赠”。你提到的两艘巡逻舰是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正常的军工军贸合作,有关合作符合各自的国际承诺,也不会对地区形势产生影响。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