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
2021/07/02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于7月3日出席第九届世界和平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论坛将于7月3日至4日在清华大学举行。

  总台央视记者:据了解,格林纳达、吉尔吉斯斯坦联署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挺华共同发言。请问中方有何评论?

  汪文斌:6月22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上,白俄罗斯代表65国做共同发言,强调香港、新疆、西藏事务是中国内政,反对出于政治动机、基于虚假信息对中国进行无理指责,反对以人权为借口干涉中国内政。此后,持续有国家在人权理事会表达对中方正当立场的支持。

  日前,格林纳达、吉尔吉斯斯坦联署了上述共同发言,中方对此表示赞赏和欢迎。截至目前,已有67国联署挺华共同发言,还有20多国以单独发言、联合致函等方式支持和呼应中方立场。90多国在人权理事会发出正义的声音,这不仅是对中方的支持,也是在维护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维护国际公平正义。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少数西方国家打着人权旗号干涉中国内政、打压遏制中国的图谋注定是徒劳的,已经并将继续遭到国际社会的坚决反对。我们奉劝这些国家收回干涉别国内政的黑手,摘下“人权教师爷”的虚伪面具,深刻反省并采取切实措施解决自身国内严重的人权问题,恪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真正为国际人权事业健康发展出一份力。

  《北京日报》记者:630日,加拿大下库特内班德原住民部落证实,他们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南部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附近发现182具埋葬在无标记墓葬中的遗骸。据报道,该部落曾有约百名原住民儿童被迫在该校就读,他们的家长曾长期控诉孩子在学校里遭到了残酷、有时甚至危及生命的虐待。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这已经是自5月以来,我们第三次看到有关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无名墓葬和遗骸的新闻,这一消息令人震惊和心碎。我们也注意到,加拿大原住民组织第一民族大会全国酋长勒家德表示,最新发现进一步证实在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存在着故意不标记死者身份的原住民儿童乱葬岗,幸存者们此前反复说起,但无人理睬,加拿大应对全国139个寄宿学校遗址展开调查。

  历史的罪恶不容遗忘,而现实中加拿大原住民遭受的不公和歧视还在继续。在加拿大《环球邮报》上周刊登的一篇报道中,加拿大原住民医生马克基斯就指出,原住民患者遭受了加拿大医疗体系的长期忽视和种族歧视,导致了更多的健康问题和不必要的死亡。这种虐待方式与加拿大长期对原住民进行系统性压迫的悠久历史是一致的。

  长期以来,加方对本国原住民遭受迫害的事实和真相敷衍塞责,却对别国指手画脚。我们敦促加方“揽镜自照”,拿出更大的劲头,对原住民遭受虐待歧视问题彻查真相、追究责任、进行补偿,彻底纠正原住民遭受压迫的不公正现象。

  彭博社记者:美国国务院发布人口贩卖报告称,中国政府在新疆等地广泛实行强迫劳动政策。你对这份报告有何评论?

  汪文斌:我们坚决反对美方基于谎言谣言对中方进行无端指责。这只能充分暴露美方借人权问题攻击抹黑中国、干涉中国内政的险恶用心。

  美方没有资格四处挥舞人权大棒。美方需要做的是反省并纠正自身犯下的种族灭绝、种族歧视、强迫劳动等人权罪行。美国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是公认的事实和污点。即便在今天,美国印第安人依然属于“看不见的群体”和“正在消失的种族”。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印第安人的生存空间受到严重挤压,生活环境恶劣。美国300多个印第安人保留地主要位于贫瘠的中西部地区,大多数人的生活与现代文明脱节。用于开发充实美国核武库的采矿活动致使约1/4的纳瓦霍人妇女和一些婴儿的体内含有高浓度的放射性物质。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印第安人数量超过白人的2倍。疫情期间,印第安人感染率、死亡率明显高于美国的全国平均水平,纳瓦霍部落的感染率一度超过纽约州,居全美第一。印第安人健康服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印第安人预期寿命比美国人平均寿命低5.5岁。不仅如此,印第安人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也遭到严重剥夺。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内政部长哈兰在其提名确认听证会上承认,内政部历史上曾是用作镇压土著部落的工具。近期美国媒体有报道称,每年从境外贩卖至全美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达近10万人,他们中仅有不到1000人得到解救。

  美国“弗洛伊德们”的呐喊到今天仍不绝于耳,这个悲惨事件反映的只是美国种族主义和系统性侵犯人权的“冰山一角”。美国少数族裔、原住民、难民、移民长期面临歧视和仇外言行威胁,“白人至上主义”至今流毒未清。美方是否能认真审视并纠正自身的人权劣迹,国际社会拭目以待。

  法新社记者:第一个问题,法国检方正就西班牙盈迪德集团、日本优衣库等四家时尚品牌公司使用新疆强迫劳动生产棉花展开调查。你对此有何评论?第二个问题,中国为何决定加入经合组织的全球企业最低税率协议?

  汪文斌: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多次强调,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是美国等极少数国家的极少数反华分子炮制的谎言,目的是搞乱新疆、遏制中国。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借涉疆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也希望有关方面不要被所谓“强迫劳动”的谎言蒙蔽。

  讽刺的是,真正广泛存在强迫劳动的恰恰是美国自己。有关国际工会组织认定美国存在系统性侵犯劳工权利问题,在主要发达国家中表现最差。美国强迫劳动的受害者既有本国公民,也有来自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地区的外国公民,甚至包括妇女、儿童和残疾人等弱势群体。每年从境外贩卖至全美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人,其中一半被贩卖到“血汗工厂”或遭受家庭奴役。

  美国最需要做的,是实事求是地反省自身存在的严重人权问题。打着“强迫劳动”的幌子对他国进行攻击和抹黑,无论作什么包装,都掩盖不了谎言谣言的本质,也注定不会得逞。我还想告诉大家的是,挖空心思的抹黑打压反而让洁白质优的新疆棉花被更多消费者所认识,更加供不应求,进一步成为了新疆农产品的重要名片。

  关于第二个问题,中方支持就全球税收合作达成全面和更具包容性的共识方案,愿同各方一道,维护多边主义,为全球经济复苏注入新动能。我们希望有关谈判充分照顾发展中国家利益,秉持协商一致原则,以务实和建设性态度,妥善处理各方关切。

  总台央视记者:据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近日向韩国专家致函,邀请其参与IAEA设立的日本核污染水处置问题技术工作组。据了解,该技术工作组也包括中国专家。中方能否证实并介绍情况?

  汪文斌:经中国、韩国等利益攸关方多次呼吁,国际原子能机构正积极筹建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处置问题技术工作组。日前,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已发函邀请中国专家参加工作组。中方将全力支持工作组后续工作。希望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听取利益攸关方意见,确保工作组发挥应有的作用,实现对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处置进行事前、事中、事后的技术评估和监督。

  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处置问题事关重大,不是日本一家的私事。中方强烈敦促日方提供一切必要的配合,确保国际原子能机构技术工作组能顺利开展工作。在同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各利益攸关方及相关国际机构协商并达成共识前,日方不得擅自启动核污染水排海。

  彭博社记者:关于经合组织全球企业最低税率协议,你能否介绍一下中方对该协议的总体评价?中方在同意该税收计划时获得了哪些豁免?新税对中国跨国公司有何影响?

  汪文斌:我刚才已经阐述了中方的原则立场,具体问题你可以向主管部门了解。

  南华早报记者:你能否确认中方是否明确支持七国集团关于15%最低税率的提议?

  汪文斌:我已经阐述了中方相关立场。

  总台国广记者:中国一直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向许多国家提供疫苗援助或出口疫苗,并同发展中国家开展联合研发和合作生产。你能否进一步介绍中国疫苗为全球抗疫合作发挥的作用?

  汪文斌: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坚定秉持疫苗全球公共产品的“第一属性”,在自身需求巨大、疫苗供应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尽己所能向国际社会供应了4.8亿余剂疫苗,是世界上对外提供疫苗最多的国家。中国疫苗的足迹遍布全球五大洲,截至目前,中国已向近100个国家提供疫苗,已宣布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首批提供1000万剂疫苗。

  中国疫苗是许多发展中国家获得的第一批疫苗,这些国家形象地将中国疫苗称为“及时雨”。赤道几内亚总统奥比昂表示,中国疫苗为当地焦灼的抗疫战场带来希望的甘霖。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表示,中国捐赠的疫苗犹如隧道尽头的光芒。智利总统皮涅拉表示,中国疫苗安全、有效,通过接种疫苗,我们正在努力降低智利的新冠肺炎感染率及住院、死亡人数。安提瓜和巴布达总理布朗等政要表示中国疫苗已证明了它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将为安巴早日实现群体免疫作出积极贡献。

  中国还同多个发展中国家开展联合研发和合作生产,支持相关企业同外方合作开展Ⅲ期临床试验。

  中国疫苗在国际社会取得良好声誉,安全性、有效性得到广泛认可,目前已有超过100个国家批准使用中国疫苗。世卫组织已将国药集团、科兴公司的疫苗纳入紧急使用清单,30多位外国领导人带头接种中国疫苗。

  中国将继续在力所能及范围内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可及性和可负担性作出贡献。我们也希望,世界上所有有条件的国家能够尽快地行动起来,早日兑现承诺,为促进疫苗在全球的公平分配和使用、促进全球抗疫合作作出应有贡献。

  彭博社记者:中国在菲律宾马尼拉援建的岷伦洛-王城大桥项目将于今年晚些时候竣工。这将是中方援菲的14个基建工程中首个完工项目。菲方一些政界人士批评这些项目的执行速度过慢。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中菲之间一贯在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基础上积极推进合作。中方有关项目为菲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澎湃新闻记者:美国智库席勒研究所主席策普·拉鲁什近日表示,所谓中国制造新冠病毒这种恶意诋毁是西方打压中国的一贯手法,病毒溯源应在全球范围内同时开展,不应仅聚焦中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我们多次强调,溯源是一个科学问题,不应当被政治化。国际社会许多秉持科学、理性、客观立场的科学家都对此表示支持。除了你提到的拉鲁什女士外,许多其他专家也就此作出明确表态。

  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成员、澳大利亚免疫学和传染病学家德怀尔表示,病毒由实验室泄漏的说法缺乏证据,“实验室泄漏论”迎合了部分国家的政治话语,甚至得到个别国家政府支持,其流传有蓄意因素。溯源工作非常复杂,没有证据表明中方隐瞒关键资料,各国应摒弃争斗,相互合作,也要在世界其他地区开展溯源研究。

  瑞典研究理事会日前就如何识别涉新冠病毒错误信息和阴谋论召开研讨会,乌普萨拉大学约奈福斯教授在会上表示,所谓“中国病毒”“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等说法都是阴谋论。一些人通过散布这种阴谋论建立让中国对病毒来源和传播负责的叙事逻辑。相关做法歪曲科学知识,助长种族歧视,加剧世界分化,在多个层面对民主构成威胁。

  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过的澳大利亚籍病毒学家安德森表示,武汉病毒所实验室是一个普通实验室,与其他任何高防护实验室工作方式相同,对管控病原体有严格的章程和要求。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源于自然界,而非人工制造或者故意泄漏。对新冠病毒进行溯源是必要的,但中国以外的媒体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抹黑及对科学家的攻击令人感到震惊。

  意大利米兰萨科医院传染病部门主任马西莫•加利最近在意大利众议院社会事务委员会表示,新冠病毒“是一种未知病毒,内部没有基因工程的迹象”。从科学的角度看,“实验室泄漏论”没有丝毫依据。加利和另外三名意大利专家都认为,“有99%的把握病毒的传播是一种自然现象”。

  我们希望各方尊重事实、尊重科学,共同反对借溯源问题抹黑攻击他国的政治操弄行为,为全球合作溯源、团结抗疫营造良好环境。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