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机构 中阿关系 领事服务 经贸合作 走进阿尔及利亚 菜园子 相关链接  
首页 > 专 题 > >> 中东问题
李肇星部长接受埃及中东通讯社驻京记者阿扎·哈迪迪采访


2004/01/20


  2004年1月18日,李肇星部长就胡锦涛主席访埃、中埃、中阿(拉伯)关系等问题接受了埃及中东通讯社驻京记者阿扎·哈迪迪的采访。

  问: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将访问中东,请问中东地区在中国外交中处于何种地位?选择埃及作为胡主席出访的重要一站的意义何在?

  李肇星:胡锦涛主席访问埃及表明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加强同阿拉伯和非洲国家的关系,此访将为中埃友谊和中国与阿拉伯、非洲国家的团结合作注入新的活力,产生深远影响。

  埃及是阿拉伯世界和非洲地区的重要国家,穆巴拉克总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胡锦涛主席将同他就中埃关系、中东问题、地区形势和重要国际问题交换意见。

  中埃建交半个世纪以来,双方保持着良好的互利合作关系。1999年中埃建立面向21世纪的战略合作关系,两国各领域的友好合作关系进入了新的阶段,面临良好的机遇和广阔的前景。

  中东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安全关系到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中国一直积极推动中东地区实现持久、公正的和平。中埃同为发展中大国,中埃友好合作有利于推动中东和平进程,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问: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源远流长。但很多观察家和分析家认为,1992年中国和以色列建交对中阿关系产生了消极影响,您对此如何评价?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阿拉伯地区问题,中国在这方面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李肇星:中以关系是上世纪90年代初中东和平进程启动后开始发展的。这一关系的政治基础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我们希望通过全面发展与中东地区国家关系,推动中东问题的全面公正解决。中以建交并没有损害中阿传统友谊。近年来中阿双边交往频繁,贸易额大幅度增长。中阿双方正在积极准备成立中阿合作论坛。

  我看,以联合国有关决议和“土地换和平”原则为基础,通过政治谈判,恢复包括巴勒斯坦在内的阿拉伯国家的合法权利,实现地区各国和平相处、共同发展,是正确的途径。中东和平“路线图”是推动以巴和解进程的有效方案。叙以、黎以和谈是解决中东问题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长期致力于做阿以双方的工作,劝谈促和。中国中东问题特使三次出访中东、巴勒斯坦外长沙阿斯、以色列总统卡察夫相继访华,均取得了良好效果。同时,我们积极回应国际社会,特别是联合国机构的促和努力。不久前,联合国巴勒斯坦问题亚太区域会议又在北京成功召开。

  中方愿与国际社会一道,继续为推动中东和平进程而不懈努力。

  问:阿拉伯国家联盟建议的中阿论坛何时能够成立?与中非关系相比,并鉴于阿拉伯地区的巨大潜力和资源,您对中阿关系目前的水平是否感到满意?

  李肇星:中方高度重视阿拉伯国家联盟关于成立“阿中合作论坛”的建议。中阿双方正在进行积极准备,推动论坛早日成立。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保持了良好的协调与合作。双方2003年贸易额达254.3亿美元,同比增长43.3%。双方在文化、教育、旅游、卫生、科技等领域的交流也不断扩大。中阿合作潜力很大,双方都愿意通过共同努力,使中阿在各领域的合作达到更高水平。

  问:中国从一开始就反对伊拉克战争,这场战争导致伊拉克安全和人道主义局势前所未有的恶化。您如何评价萨达姆被捕后伊拉克目前的局势?您对美国总统宣布支持对萨达姆处以极刑,以及美国将曾反对这场战争的国家,包括中国在内排除在伊重建工作之外持什么态度?

  李肇星:萨达姆问题不是目前伊拉克安全局势持续动荡的唯一症结。人们期望这一事件有利于促进早日实现“伊人治伊”,有利于尽快恢复伊国内的稳定和重建。我希望,在联合国、邻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帮助下,伊人民能早日走上和平、稳定与发展的道路。

  在处置萨达姆问题上,我觉得还是应尊重伊拉克人民的意愿,由伊人民自主决定萨达姆的命运。

  美国最近公布的伊拉克重建项目招标计划中,把法国、德国、加拿大、俄罗斯及中国等许多国家排除在外,已引起普遍不满。这一作法不利于动员国际社会广泛参与伊重建,这是显而易见的。

  伊拉克重建是一项系统工程,联合国应发挥主要作用,国际社会应广泛参与。各国在伊的合法权益应得到尊重与维护,这符合伊人民的利益,也有助于伊重建工作。

  问:中国坚决反对核扩散。埃及总统穆巴拉克首先呼吁使中东地区成为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在利比亚决定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背景下,以色列作为中东地区唯一的核国家,却至今拒绝签署相关国际公约和放弃核武器,中国如何评价以色列的这一立场?

  李肇星:我们赞赏利比亚政府放弃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的决定,希望这一决定对其他国家,特别是中东地区的有关国家产生良好的示范作用,使穆巴拉克总统率先推动的建立中东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的倡议得以尽早实现。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问题上,应维护国际防扩散体制的严肃性和公正性,对所有国家一视同仁。搞双重标准是不合适的。

  问:中国经常遭到外国势力干涉其内政,您是否认为布什总统签署的“叙利亚责任和黎巴嫩主权法”也属该范畴?

  李肇星:中国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反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同时我们主张,各国都应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原则,都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坚持通过对话和协商和平解决彼此的分歧和争端,而不应动辄制裁、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

  问:在大陆和台湾之间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的背景下,全世界均关注台湾海峡的局势,这种紧张能达到何种程度?

  李肇星: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陈水扁当局打着“民主”的幌子,玩弄“公投”花招,挑衅一个中国原则,进行分裂活动,导致了台湾海峡两岸局势的紧张。

  台湾人民是我们的骨肉同胞。我们愿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但任何人试图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问:中国积极参与国际反恐战争,您如何定义恐怖主义?您如何评价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抵抗行动?

  李肇星:恐怖主义定义涉及各种复杂因素,人们对此有不同的理解,短期内难以达成完全一致。但这不应妨碍反恐国际合作。中国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活动,也反对将恐怖主义与特定的民族或宗教挂钩。反恐必须标本兼治,必须遵循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其它公认的国际法准则。我们愿意与各国在反对恐怖主义方面开展合作。

  中国一贯支持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恢复合法民族权益的正义事业。事实证明,以暴易暴无助于中东问题的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在联合国有关决议和“土地换和平”原则基础上,通过政治谈判,才能得到公正解决。中国愿为此继续作出自己的贡献。

  问:您对穆巴拉克总统呼吁召开反恐国际会议持何立场?

  李肇星:控制和消灭恐怖主义,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在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基础上综合治理。

  埃及是在国际事务中具有重要影响的国家。我们赞赏埃及在国际反恐问题上的立场,欢迎穆巴拉克总统关于召开反恐国际会议的倡议。相信会议将对推动国际反恐合作发挥建设性作用。

  问:有2000万穆斯林人口的俄罗斯要求以观察员身份加入伊斯兰会议组织。根据官方统计,中国的穆斯林人数超过这一数字,中国是否会考虑效仿俄罗斯?

  李肇星:中国重视同伊斯兰国家人民的友好关系。我们与伊斯兰会议组织保持着很好的交往。该会议组织轮值主席国、秘书长等与中国领导人和外长经常就一些国际问题交换看法,这对双方都有益。我们愿继续保持并加强这种交流与合作。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