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机构 中阿关系 领事服务 经贸合作 走进阿尔及利亚 菜园子 相关链接  
首页 > 专 题 > >> 中非合作论坛
外交部部长李肇星与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谈中非合作-中国和埃塞外长联合记者招待会

(2003年12月16日18:30于亚的斯亚贝巴)
2003/12/30

  12月16日下午,中非合作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闭幕后,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埃塞外长塞尤姆、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和埃塞中非合作论坛特使海尔基洛斯在亚的斯亚贝巴联合国会议中心共同主持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内容如下:

  塞尤姆: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记者朋友们,非常感谢你们参加今天的记者招待会,中非合作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刚刚结束,并取得了圆满成功。在本届部长级会议召开之前,还举行了高官会和中非企业家大会,来自非洲各国的数百名企业家与中国的企业家进行了交流。本届部长级会议审议了过去三年论坛后续行动执行情况,并通过了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计划(2004-2006)。本届会议在中非关系史上揭开了新的一页,中非关系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和不干涉内政的基础之上。本届会议涉及中非合作的诸多领域,如在人力资源开发领域,中方承诺在未来三年为非洲培训一万名人才,这将极大地促进非洲在这一领域的建设;中国承诺对非洲最不发达国家的部分产品给予免关税待遇,中非双方承诺要共同推动贸易与交流;中国保证帮助非洲开展基础设施方面的建设;中国积极参与了在非洲一些地区的维和行动;中非双方承诺要共同反对恐怖主义活动;中非双方还决定在一些新的领域开展合作。

  李肇星:塞尤姆外长已经说了我想说的话,现在欢迎大家提问。

  问:中国政府采取了什么措施鼓励中国企业来非洲大陆投资?(新华社)

  魏建国:到2003年9月底,经商务部批准备案,中国在非洲49个国家共设立了616家企业,协议投资金额已达12.4亿美元,其中中方投资为8.5亿美元。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以后,中国加速了在非洲的投资,在三年中共投资了117家,协议金额达2亿多美元。

  中国政府为进一步鼓励中国公司到非洲投资,将采取以下四个步骤:

  今后,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所带出的中国设备可以参照援外做法实行退税制度;企业到非洲投资所需要的外汇可以不受限额限制到中国外汇管理局进行兑换;中国政府鼓励中国的金融企业,如银行和保险公司,对中国企业到非洲的投资给予优惠或照顾;中国政府将进一步简化投资审批手续和出国人员审批手续。由于这些政策的实施,此次来非洲参加论坛的中国企业正在商谈的项目金额已超过9亿美元,接近到2003年9月底12亿美元的投资总金额。

  我相信随着这些措施的落实,在交通运输、轻工纺织、家电电子、机械加工、农业开发、旅游、承包工程等各个领域都将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来到非洲。中非在投资领域的合作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问:萨达姆已被伊拉克占领当局逮捕,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他是否应受一个国际法庭审判?他被捕的录像是否应被播放?(美联社)

  李肇星:我还没看到他被捕的照片,因为我和我们的双主席一起一直忙于论坛会议。对我和我的同事来说,在论坛期间,没有什么比发展中非友好合作更重要的事了。

  我知道萨达姆这个人。据伊拉克的老百姓反映,在他执政时期,伊拉克老百姓遭受了不少苦难。从原则上讲,萨达姆的命运应由伊拉克人民来决定。

  据我的朋友告诉我,美国东部时间星期二,联合国安理会将举行会议听取秘书长关于伊拉克最新情况的报告。在了解了这次会议的情况之后,我可能会有更多的想法告诉你。希望现在的事态发展有利于伊拉克安全局势的改善,有利于早日实现伊拉克人民治理伊拉克的目标,有利于使本地区的局势走向和平与稳定。

  问:中国宣布支持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这一计划对非洲来说有如一个马歇尔计划,但中国的有关文件中并没有具体的援助数字。中国是否准备进一步向非洲提供财力上的支援?(路透社)

  塞尤姆:中国是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的一个重要伙伴。第二届中非合作部长级会议通过的行动计划清楚地阐述了中国支持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行动计划的有关具体措施与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密切相关。中非合作论坛的重点领域包括人力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防治爱滋病等方面,这与新伙伴计划的重点领域也相符合。

  李肇星:我想到了古希腊哲学家的一句话:你永远不可能在同一条河中洗两次澡。时代已经变化,我不认为现在的情况与你所提的马歇尔计划有什么相似之处。中国并不认为自己是个超级大国,我们是个发展中国家,我们愿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开展平等互利的合作,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非洲人民给予我们的支持和帮助。非洲大陆决不是二战以后的欧洲,我们高兴地看到非洲人民正依靠自己的智慧振兴经济。冷战结束后,我们面临着一个崭新的世界,这个时代的特点是和平与发展。中国政府和人民真心实意地支持非洲的发展,我们相信在非洲各国的努力下,非洲发展一定会取得新的成就。温家宝总理在本届会议开幕式上提出了一些发展中非关系的重要主张:相互支持、共同发展;加强磋商;共同面对全球化的挑战;深化合作,开创中非友好关系的新局面。

  中非合作、中埃(塞)合作是一种崭新的合作关系,是一种在历史上从没有过的合作,这符合中非、中埃人民的根本利益。

  这种合作必将成为南南合作的典范。

  中埃有太多的共同点。刚才,塞尤姆先生的开场白与我准备的开场白完全相同,只不过他的是英文稿,我的是中文稿。

  问: 我的一些非洲同行认为,台湾一直在非洲开展“金钱外交”,这个因素促使中国政府热衷于与非洲国家开展合作。您对此有何看法?(国际台)

  李肇星: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的什么朋友向你灌输了这种不符合事实、也十分可笑的观点。中国和非洲是真诚的朋友。如果有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是他们的问题。事实很简单,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有人连这个也不知道,那他有什么资格向你谈论这么严肃的问题。中国感谢包括埃塞在内的广大非洲国家在台湾问题上给予的可贵支持。

  塞尤姆:正确地描述中国与非洲之间的合作关系是十分重要的,这种关系是长期的,并且建立在原则基础上的。这是一种全天候的关系,不为眼前的、短期的利益所驱使的。中国长期以来支持非洲国家,尤其是六十年代在非洲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中所给予的支持是人所共知的。中国在反对种族分离主义、殖民主义等斗争中给予我们的支持是基于我们对于主权、领土完整和尊严的共同价值观。非洲国家支持一个中国的政策,这同样是基于主权和领土完整等共同的价值观之上的。非洲和中国都有古老的文明和共同的价值理念,我们的合作是深深地植根于这种相互理解之中的。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一直通过各种安排参与非洲的各项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无偿援助、贷款、合资等方式参与了公路、铁路、电站和学校等设施的建设,中国是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非常有价值的一个伙伴。

  李肇星:我非常赞赏塞尤姆外长的讲话。请你转告你的朋友,根据我在非洲生活工作十年的经历,我知道非洲人民是伟大的人民,非洲人民是重友谊、讲原则的人民。我深深地尊敬非洲人民,我深深地热爱非洲人民。如果你的一些朋友或同事居然把中国与非洲人民的友情和合作与台湾问题相联系,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他们把性质不同的事混为一谈,使自己的认识达到愚蠢的境地;另一种可能性是别有用心,但我相信中非友谊经得起任何考验和挑拨,中非友谊一定会不断得到加强。

  问:你对反恐问题持何立场?(美国之音)

  李肇星: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多年以来中国人民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我们积极参加了国际反恐合作。同时我们也认为在反恐合作中,要重视事实根据,不要把恐怖主义与特定的国家、民族、宗教等联系在一起。同时,反恐应标本兼治,应从根本上铲除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

  在9 .11事件发生之后,中美之间在反恐问题上开展了十分有成效的合作。温总理在访问埃塞之前访问了美国,中美双方都表示要进一步加强在反恐领域的合作。

  问:一些非洲朋友关注中非合作渠道问题,本次会议之后,中非合作渠道是否已完全开通?是否仍需进一步健全?(人民日报)

  魏建国:中非之间的经济合作是多方位、多渠道、多层次地进行的,这次中非合作论坛是南南合作非常好的先例,它最大的两个特点,一是务实,一是互利。我们认为中非合作论坛所开展的合作及我们和非洲国家的合作大多数都是属于论坛框架范围之内。我们相信,除了论坛之外,我们与非洲还有多种形式的双方互利合作。凡是有利于推动中国与非洲经贸合作发展的任何方式,有利于中国与非洲国家人民生活福利和友谊加强的各种机制,中国政府都积极鼓励和支持。当前,中非合作论坛是很好的机制,我们的重点是要落实论坛所确定的各种工作,以便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实,更符合中国和非洲人民的根本利益。

  塞尤姆:中非合作论坛是中非间一个多边合作机制,并不是说我们的论坛没有遇到任何挑战,事实上所有的多边机制都面临着许多的挑战。在本届部长级会议上,我们审议并评估了过去三年来,我们实施“北京宣言”和有关合作纲领的情况,并对有关的实施情况感到完全满意。从我们的合作机制建立以来,中国和非洲间的多边合作取得很大进展。中国和许多非洲国家都进行了政治磋商,包括反恐、安全等许多主题。中国与非洲许多国家在经贸、投资等领域的双边合作在增加。中国在过去三年来,也参与了维护非洲和平的努力,中国的军队参与了刚果(金)的维和行动,并将参与在利比里亚的维和行动。这次有45个非洲国家参加第二届中非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证明这一机制不断增强,并将在未来中非关系发展中发挥有效的作用。有10多个国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脑参加了论坛的开幕式。

  本次部长级会议同意加强论坛的机制化建设,将赋予非洲驻华使团更大的责任,埃塞将作为非洲方面的协调员,对此我们感到非常荣幸。

  除中非合作论坛外,我们还在其他多边和双边场合开展多样化的合作。

  问:如今,有很多各式各样的国际会议,但当这些会议闭幕之后,却难以实现所做出的承诺。这次会议是否会是一个例外?(埃菲社)

  塞尤姆:我并不认为所有的会议都是有用的,但通过国际会议,我们结识了新的朋友,增进了相互了解,所以我们不能一概而论,认为所有的会议都是“空谈会”。没有这些会议,我们很难就一些问题达成共识。通过中非合作论坛,中国与31个非洲国家签订了减债议订书,涉及13亿美元;中国承诺在未来3年中为非洲培训一万名各类人才;中国承诺对非洲最不发达国家开放市场,实行零关税;中国还设立了一个非洲人才资源开发基金。这是几个实实在在的例子,大家不要把我们的论坛看成一个“空谈会”。

  李肇星:你的问题反映了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如何反对官僚主义,反对只说空话、不做实事的做法。我们当官的人要真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参加国际会议的官员常常住在高级宾馆,但不要忘记要为有困难的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我向你提出这样的问题表示敬意,因为你提醒我们,开会很重要,达成共识很重要,形成文件很重要,但关键是看行动,要落实到行动中去。

  我想到关于亚的斯亚贝巴的词源学知识,“亚的斯”意为“新”,“亚贝巴”意为“花”。我们可以将中非友谊比做一朵鲜花,让我们团结一致,携起手来,一起呵护和关心中非友谊之花,让这朵花好看,结出的果实好吃,对中非、中埃人民是有用的。

  谢谢。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章